成昆鐵路筑路人:30余萬人劈山架橋 首車馳來我淚流滿面

0 jxy jxy 來源: 華西都市報

聯合國總部,陳列著三樣特別的禮物——來自中國的成昆鐵路象牙雕刻藝術品;美國阿波羅宇宙飛船帶回的月球巖石;蘇聯第一顆人造衛星模型。它們代表了人類20世紀創造的三項最偉大的杰作。

  成昆鐵路,中國鐵路建設史上的一段傳奇。在外國專家普遍不看好的情況下,30萬人劈山架橋,用血肉、理想和信念,在大西南的崇山峻嶺中筑成了一道鋼鐵大動脈。

20190626094032.png

  走過成昆線的人,都會驚嘆于共和國建設者們堅苦卓絕的付出和努力。“成昆鐵路以其神話般的誕生,奠定了自己在人類筑路史上無可爭議的王者地位。”“70年70人”主題報道回到四川,記者拜訪了半個世紀前成昆鐵路首車歷史見證人黃顯培,聽他講述從激情澎湃的歲月中看到的發展變化。

  時間回到1970年。7月1日,首發的彩車從喜德站開過。幾個月后,黃顯培站在車站的擋土墻邊,用灰漿勾最后一道縫。這一筆完成,該工段的工作才算全部結束。

  作為成昆線首車歷史見證人,他清楚地記得,迎著第一輛疾馳的列車,他在哈斯洛大橋橋頭上站得筆直,淚流滿面;他還記得,為了拍攝成昆線壯美弧線,他徒步從西昌一路向北;他更記得,屹立在成昆鐵路旁的2100塊墓碑……

  時光荏苒,肩挑背扛早已變成機械化作業,四川目前運營的29條鐵路也已編織成網。黃顯培期待著成昆復線建成后,再走一趟,到云南去看一看。

  創造奇跡,筑路“禁區”—一代人不辱使命 修筑大西南大動脈

  黃顯培,自貢富順人,1945年生。10多歲時,他的人生與鐵路并軌,再沒有分開。

  2019年6月19日下午,他將華西都市報、封面新聞記者領進家門后說:“聽說你們想了解成昆鐵路的事,問吧,我跟成昆鐵路有特殊的感情。”

  對成昆鐵路而言,“奇跡”二字再合適不過了。黃顯培說,蘇聯專家當年來考察后,明確說這是“鐵路禁區”,修不成。“當時有東線、中線和西線三個方案,西線難度最大,但國家選擇了西線,最后30余萬人劈山架橋,還是修成了。”

  成昆鐵路建成后,與貴昆、川黔、成渝鐵路相連,構成了西南環狀路網,并通過寶成、湘黔、黔桂三條鐵路通往西北、中南和華南,徹底改變了西南幾乎沒有像樣鐵路的歷史。“我們鐵路系統有種說法,成昆鐵路至少推動中國的鐵路工程技術進步了半個世紀。”他說,成昆鐵路和攀鋼建設,被專家認定至少影響和改變了大西南2000萬人的命運,使西南荒塞地區整整進步了50年。

  至今,成昆鐵路,仍是中國最忙碌的鐵道命脈之一。數據顯示,2018年,成昆線共運送旅客1119.8萬人。

  破解“禁區”—挖隧道靠肩挑背扛 “百米成洞”要受獎

  2019年6月25日,江蘇常熟傳來消息,中國首臺復合地層超大直徑泥水盾構機“振興號”下線。這臺基建重器,采用全部自主技術和多項國產核心零部件。消息傳來,74歲的黃顯培感慨萬千:“這家伙好啊!這意味著我們國家基建水平又上了個檔次。”

  他說,1965年,自己跟隨中鐵二局10處從貴昆線轉戰成昆線,負責在涼山州喜德縣附近建鐵道線。“不敢比啊!我們那時的機械設備非常簡陋。”他回憶,當年挖一個普通的隧道,要兩個人抱一臺風鉆機,整隊人一月推進一百米,都是非常難的事,叫“百米成洞”,是要立功受獎的。如今電腦控制的盾構機,掘進速度都是按分鐘計,“這在當時,想都不敢想,更別提軌道吊車這些大型機械化設備,當年很多機器都得拆下來,大家肩挑背扛”。

  黃顯培記得,他們13隊工地上有一輛運石頭的翻斗車。大家都知道,這輛車是用了3000斤玉米從蘇聯換來的,駕駛室連玻璃都沒有,工地上都叫它“蹦蹦車”。

  成昆英魂—犧牲的工人兜里 揣著結婚的請假條

  正是這輛“蹦蹦車”,讓年輕的黃顯培第一次看到了死亡。

  開這輛車的,是機筑處第五隊的年輕小伙,重慶江北人,21歲。出事的那天,黃顯培和工友正在挖擋土墻的基坑。

  “那天,小伙子開著車來得很早,老遠笑著給我們打招呼。”黃顯培說,車子的噪音很大,他還專門扯著嗓子喊:“兄弟們,我明天就回去了,回去結婚。”說完,還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。工友立馬討要喜糖。“要得要得,絕對要帶。”小伙連連答應。

  卸石頭的時候,“蹦蹦車”突然后溜,小伙子被碾壓,掉落的石頭又將他砸中。工友們把他抬到醫務室的時候,就不行了。黃顯培記得特別清楚,有人整理他的衣服時,發現兜里有張請假條,車隊領導字都簽了,在場的人都哭了起來。

  1968年6月13日,喜德縣沙木拉達鄉發生泥石流,沖毀鐵路工棚、橋梁,百人遇難。黃顯培也經歷了,“幸好我們當時住的地方高。”他說,頭天傍晚一直下雨,兩三百人還跑到河邊抬材料。暴雨持續一夜,早上起來一看,牛日河上的便橋不見了,“一個山包都被沖走,何況是人。”

  黃顯培說,他在一線看過有人在打隧道的時候,被石頭砸中身亡;在休探親假的途中出車禍離世。修筑成昆線,有多少鐵道兵和施工工人獻出了年輕的生命啊,全線每2.5公里就有一名建設者犧牲。

  見證奇跡—成昆線首車馳來 他迎著列車淚流滿面

  1970年6月,歷時12年后,成昆鐵路終于完成鋪軌;同年7月1日,全線開通運營,通車典禮在西昌舉行。

  當天凌晨,黃顯培和上千工友早早站在鐵路線旁,等著從成都發出的第一列火車南下。他們選了最干凈的衣服,戴上藤帽,四五米站一個人。黃顯培說,他被安排站在哈斯洛大橋的北橋頭,車到的時候,天還沒亮。但能看見車上插滿了紅旗,上面的工農兵代表使勁朝他們揮手、喊話,“我根本聽不清他們喊什么,只是淚流滿面,不停地向他們揮手。”

  1984年12月8日,聯合國將成昆線評為20世紀人類征服大自然的三大杰作之一。黃顯培得知這個消息,是在幾天后,“修成昆鐵路,夠我們吹一輩子了,真的很驕傲”。過了50多年,成昆線的數據他依然信手拈來,不用查資料,報得清清楚楚:全長1096千米,橋梁991座,隧道427座,橋隧總長度占線路41.6%;沿線124個車站有40多個車站全部或部分建在橋梁上和隧道里……

  “就算是放在現在,機械化程度如此高的情況下,也是了不起的工程。”黃顯培說,在專家說的“禁區”,我們硬是修起了鐵路,火車轟鳴那一剎那,沿途工人和鐵道兵怎能不熱淚盈眶?

  一輩子的成昆情結 他期待再拍成昆壯美

  1986年6月的一天,黃顯培第一次坐上了成昆鐵路的列車。這次,他是參加中鐵二局重點工程攝影,用鏡頭記錄成昆鐵路的壯美。按照計劃,他先乘車到西昌,然后沿鐵道線一路向北。

  列車上,一亮一黑間,往事洶涌而來。行至喜德時,他再也忍不住了,拉住同行的人興奮地喊道:“快看,這一段就是我們修的。”到了西昌,黃顯培和同伴去拍照,他們一路尋找成昆鐵路的最佳拍攝點,有時候為了等列車出現,一等就是幾個小時。

  “關村壩車站的一線天大橋很震撼,我們拍到了列車跨兩個隧道一座橋的畫面。”黃顯培說,這一路,他用鏡頭看到了不一樣的成昆線,“馬蹄形”、“眼鏡形”、“臺階形”,真是壯美極了。

  退休后,黃顯培喜歡坐著火車看祖國大山大河,北上西安、東出湖北、南下昆明、廣州,“四川的鐵路網越織越密,出行越來越方便。”

  目前四川運營的鐵路29條,遍布19個市州、118個縣市區、666個鄉鎮。2018年,四川省鐵路客運量為15116萬人次。

  年過七旬的黃顯培耳聰目明,經常鍛煉身體,他最大的心愿,就是將來坐上成昆復線感受國家變化的速度。

  筑路情懷,鐵道線上的青春—新婚妻子不信修路苦他 帶她住了兩個月工地

  1986年6月,一輛列車在西南腹地飛馳,綠皮火車在山洞和橋梁間時隱時現。臥鋪車廂一個窗口,一名中年男子緊盯著窗外。行至喜德縣,這里的很多事物都跟他有關,準確地說,跟他的青春有關。

  “那道擋土墻是我們修的、遠處那塊空地是我們的籃球場、當時我們就是從這里溜索過河……”青春的樣子,漸漸清晰了起來。

  憶青春

  一年12天探親假,基本都是在路上,“那個時候,真還不咋曉得累。”黃顯培用這句,講起了自己的青春。

  20歲那年,他轉戰成昆鐵路。修成昆線的時候,只要有人站出來鼓勵一下,大家渾身都是勁。1965年,黃顯培在中鐵二局10處13隊工作,月工資40多元。“什么概念?當時的一臺收音機100多元、一雙皮鞋20元、一床毛毯50元,上海牌手表120元,這可是很多人艷羨的工作”。

  一年有12天的探親假,基本都是在路上。“我從老家富順縣,到工地喜德縣,要繞道成都,坐節節車,運氣好的時候,可以遇到拉材料的貨車。”黃顯培說。

  他還記得,有一次家里催他休探親假,其實是催他回去結婚。臨返回工地時,新婚妻子要跟他到工地看看,“你們修鐵路的都在說苦,我就不信能苦過我們干農活的啊?”在妻子的堅持下,兩人花了4天時間,從富順到自貢再到成都,然后趕火車南下甘洛,在這里,他們又搭車前往工地。

  “工地還專門準備了家屬房。”黃顯培說,實際上就是一個兩米寬的地方,只放得下一張床,蓋著油毛氈。誰知,這一住就是兩個月,當時沒車回去了。新婚妻子經常鼓勵他,“先苦后甜嘛”。

  致青春

  “那段歲月我這輩子都忘不了”

  13隊所在的工地,主要是鋪路基、建擋墻、掘隧道,每天上午8點干到12點,下午2點半干到6點半。

  黃顯培說,他們的娛樂方式很多,最普遍的就是打籃球。有人選了塊平地建了個籃球場,說是籃球場,就是一塊泥地,搭了個籃球架。工友太多,打籃球的都是三人一組,排著長隊打半場。誰先進3球,對手就輸,蹲在籃筐下接受懲罰,“就是蹲那挨球砸”。

  另一種懲罰方式,就是把舊報紙撕成長條,貼在臉上當胡子取樂,一看就知道誰輸了,“所以當時在我們的駐地,到處都是歡聲笑語。”黃顯培說,有人甚至用一根扁擔,就可以進行一場“扭扁擔”比賽,誰力氣大誰贏。

  除了歡聲笑語,也遇到了很多險情,打隧道掉石子、溜索過百米寬河道,甚至還看到了工友就在身邊犧牲,“這就是我們的鐵道線上的青春,有汗水、有歡笑、有血、有淚,那段我這輩子都忘不了”。

  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 吳柳鋒 楊濤 吳楓 實習生 王鈺

  工程檔案—開創13項世界鐵路之最,成昆鐵路:“人類征服自然的奇跡”

  成昆鐵路在開建之前,曾被外國專家斷定“修不成”。最終,我國還是選擇了最難的西線,一路向南,穿越大小涼山,連接起西南腹地。工期歷時12年,于1970年7月1日正式通車。30萬人劈山架橋,鐵道兵和施工人員付出巨大的犧牲,締造出“20世紀人類征服自然奇跡”的三大杰出成就之一。49年后,當年的修路人黃顯培,提筆在宣紙上寫下:“成昆鐵路是人類征服自然的奇跡”。

  成昆鐵路,起于四川省成都市,止于云南省昆明市,全長約1000多公里,是中國鐵路主要干線之一。沿線山勢陡峭,奇峰聳立,溝壑縱橫,地形和地質極為復雜,素有“地質博物館”之稱。“我們修之前,外國專家就斷定修不成,認為中國人是不是瘋了,要在這種地質上建鐵路。”黃顯培說。

  1970年7月1日,南北兩輛列車在西昌相遇,10萬人參加慶典儀式。1984年12月8日,大洋彼岸紐約曼哈頓,冬日的陽光灑在39層高的聯合國大廈。上午10點,聯合國官員宣布:象征人類征服大自然的三件禮物,被評為聯合國特別獎。

  來自中國的成昆鐵路象牙雕刻藝術品,被排在三項特別獎首位。

  成昆鐵路為何有如此地位?黃顯培說,半個世紀前締造的這條鐵路,有著至今仍讓人驚嘆的數據。全線設計7處螺旋形、圓形、燈泡形盤山展線,13次跨越牛日河,8次跨越安寧河,47次跨越龍川江;成昆鐵路開創了18項中國鐵路之最、13項世界鐵路之最,榮獲“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特等獎”。《人民日報》曾稱,在全世界無數條鐵路中,中國的成昆鐵路可謂地位超然,它鑄就了中國乃至世界鐵路建設史上的一個神話。

  據了解,成昆鐵路的建成,讓曾經閉塞落后的大西南,實現了經濟騰飛。西南腹地,49年光陰里,金沙江水奔流不息;莽莽群山間,列車穿行不斷。

  成昆鐵路大事記

  ■1952年根據中央建設西南鐵路網的戰略決定,西南鐵路設計分局派出了一支小分隊,從宜賓出發,沿著金沙江而上,開始了踏勘成昆鐵路的艱難征途。

  ■1953年3月中國方面向蘇聯專家介紹了這三個方案。蘇聯專家斷言,只有中線可行,西線根本就是修建鐵路的“禁區”。中央經過慎重考慮,大膽確定了中國專家據理力爭的西線方案。

  ■1958年成昆鐵路北段開始施工。

  ■1964年僅建成成都至青龍場61.5公里。

  ■1964年8月中共中央作出加快內地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的戰略決策,毛澤東發出“成昆路要快修”的指示,國務院、中央軍委采取了一系列加快成昆鐵路建設的重大措施。

  ■1966年進入施工高潮施工人員達到35.97萬余人。

  ■1970年6月底在禮州接軌。

  ■1970年7月1日在西昌舉行成昆鐵路通車典禮大會。


聲明: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絕不代表鐵道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jxy

jxy

推薦語:鐵道網專職小編,上得了廳堂,寫的了文章,喜歡的老鐵們點贊訂閱

  • 瀏覽
  • 收藏
  • 點贊
qq分分彩开奖历史